office@cccc-group.cn

集团微信   网站导航

首页 > 行业动态 > 政策导向

188博金宝

时间:2015-05-27来源:原创作者:返回

日前,一份由北京师范大学发布的《中国房地产金融安全评估报告》中有这样一个结论:“中国房地产业仍处于市场开发早期,只有最富裕的20%人口具备购房能力”。照此结论推理,也就是余下的80%人口要买房,就可能会成为房奴。

实际上,我国第一波房贷高潮从本世纪初开始到2003年前后,当时的住房贷款期限基本以10到15年居多,如今10年即将过去,有媒体说“首代房奴”即将“翻身得解放”,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早已经提前还完贷款,进入无债一身轻的状态,也享受到了资产爆炸式增长带来的财富,他们无疑是中国最幸福的房奴。本报记者采访了四位早买房的房奴,听他们讲述了压力与幸福并存的购房经历。

 

工资4000、存款3万,北京买房

 

通行看法认为,如果月供超过个人月收入的1/3,将出现较大还贷风险,并影响生活质量,这样的一个群体基本属于房奴。据焦点房地产网的一项调查显示,我国32.18%的买房人月供占到了收入的50%以上,成为名副其实的房奴。他们在享受有房一族的心理安慰的同时,也承受着“一天不工作,就会被世界抛弃”的精神重压,生活质量大为下降。

月工资4000元,总存款3万元,在北京买房。这种痴人说梦的事,河北沧州80后小伙赵奇(化名)在2008年真的做到了。

考虑到当时自己的实际情况,赵奇还是准备向家中父母请求援助,然而父母认为他的举动太疯狂,一口就回绝了他的请求。一门心思要在北京立足的赵奇只能自己想办法了。

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赵奇说,当时,那套在顺义胜利小区的房子只有68平方米,25万元总房款,首付要交10万元,但自己手里的存款只有3万元,最后东拼西凑找朋友借了大部分。首付搞掂后,他就把房子按揭的手续办下来了。“但是,每个月3000元的房贷让我4000元的工资有些困窘”。

没想到的是,2008年房子买下没多久,国家就开始陆续出台很多优惠政策,鼓励老百姓买房。即使是远离北京城的顺义,房市也开始“温暖”起来,房价上涨的速度很快。到2011年的时候,这套房子被赵奇以66万元的价格卖掉了,纯赚了30多万元。拿着到手的66万元,赵奇又在顺义更好位置的小区,以总价90万元的价格,再次按揭买下了一套98平方米的两居室。如果现在出手,这套房子可以直接卖到120万元。

赵奇告诉记者,“现在这套房子,按揭要求每月还1800元,但是我现在的工资已涨到7600元了,因此,我把按揭标准从1800元提高到了3000元,这样我的还款日期会大大缩短。”赵奇自己算了一笔账:算上自己可以使用的1000多元住房公积金,这套房子还款的时间大约会在10年内结束。

如今,赵奇在政府机关上班,有房,有存款,还买了车。现在唯一让他纠结的是还没有找到称心如意的女朋友。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赵奇开玩笑说,2013年唯一的任务就是找个老婆一起过日子,享受自己的快乐人生。

 

最痛苦的事情是有钱不能在北京买房

 

来北京“闯世界”的人,许多人心里都有一个想法,既然来了,就不再回去。

1983年出生于辽宁葫芦岛的小伙子周皓原本在老家有一份不错的工作,学设计的他不顾女友的强烈反对,2003年非典疫情结束以后,只身来到北京寻求发展。过硬的专业技术,踏实的工作态度,周皓很快就找到了学以致用的工作。2004年北京秋季房展,周皓被同事拉着去国贸溜达了一圈。当时,通州最大的小区武夷花园正好在房展会上推介项目。几番考察,周皓根据自己的经济实力“量体裁衣”,购买了武夷花园荔景园小区一套38平方米的小户型,当时售价3900元/平方米。首付款3.6万元,贷款12万元,每月还款600元,20年还清。

在谈到房奴时,周皓明确表示,虽然现在每个月也被银行扣掉600元的房贷,但以自己目前万元以上的月薪来看,这点钱根本不算什么。“如果把要交房贷的人统称为房奴,那我认为自己算是比较幸运的房奴,也就是媒体最近提到的幸福的房奴。”唯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有买更大一些的房子,主要还是因为刚来北京,收入不高,当时月薪只有4000多元。荔景园小区的房价在2010年疯狂的时候达到了2.5万元/平方米,现在最低也是1.5万元/平方米,小户型的房价可以卖到1.7-1.8万元/平方米。

有时候为了安慰自己,周皓会算一笔账,这套38平方米的房子,当时3900元/平方米,20年按揭完成以后,多还给银行4万元,也就是说,这套房子实际成本价值已不是14.8万元,而是18.8万元。如果现在将这套房子以1.7万元/平方米的价格转手卖出去,总价就达到了64.6万元,这就意味着自已住了近10年的房子,还会带来45.8万元的增值利益。

周皓对记者说,虽然目前自己的年收入可以达到15万元,但是,在眼下北京依然高昂的房价面前还是显得有些寒酸。不管怎么说,现在有了一套属于自己的小房子,也算把自己安顿下来了。目前,在北京限购的情况下,他准备把钱投向老家葫芦岛,那里目前开发得也很好,换一套大些的房子,北京呆腻了就回家,也可以买好房子让父母过上更舒适的生活。周皓是个极风趣幽默的人,在接受采访时还模仿小沈阳的腔调与记者调侃说,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就是现在有钱了,不能买房;世界上最最痛苦的事情就是房价很便宜的时候,没钱买房。